站内搜索
关键词
范围
隔着时空与他们相遇相知

剧照:魁阁讨论

剧照:费孝通与妻子孟吟

剧照:花灯队表演

费孝通先生这样描述孟吟:

“我的爱人是农村来的,她的父亲是村民,但不是真正的农民,我喜欢她,是由于她有一些我所缺少的东西,她单纯,有乡土气息,她不喜欢看电影,但喜欢在屋里屋外劳动,她殷勤好客,这是在农村养成的性格。”单纯质朴,这是她吸引费老的地方,也是打动我的地方。

孟吟对费孝通先生的感情中,有爱意,也有仰慕。费老在日常家庭生活中得到了妻子的体贴、关怀和支持,得到了长久的陪伴。我觉得穆旦诗句——“说不尽的故事是说不尽的灾难,沉默的,是爱情”——就很贴合他们俩之间的姻缘。

我愿意去尝试,但是挑战巨大。导演提出排演一段“生产”的戏,以呈现生死对比,悲喜交加。第一次排练的时候,导演就让我躺在桌子上表演“生孩子”。我整个人都很抗拒,完全放不开,只想问能不能换个角色。但是,我又觉得这样很不负责,难以开口,所以,我极力配合去演,但是感觉总有顾忌,总感到尴尬。

最终,在一次次排练和看别人排练的过程中,我慢慢改变。导演很严格,也很负责,她要求情绪和动作都要到位。只要她觉得你一直找不到感觉,就会亲身示范。所以,我们总说,这个话剧演技最好的其实是导演。就这样,在整个排练过程中,每个人都被导演和其他演员的入戏带着走。没有人嘻嘻哈哈,当别人在认真演,认真看你演的时候,那种认真和彼此尊重的情景,会令你不论演什么样的角色,撒泼也好、偷情也好、生孩子也好,都不会有包袱。好演员之间互相成就,好的团队一起进步,说的或许就是这样一种状态。

《魁阁时代》的演出,对我而言,是一个特别重要的经历。在排演过程中,魁阁讨论、魁阁学术,大师风骨、家国情怀,还有他们的学术作品,甚至关于这些学术作品的产生和讨论都让我觉得那么亲切。我仿佛隔着时空与他们相遇相知,我仿佛是见证者、亲历者。

“时空感”真的是一个比较神奇的东西,出演话剧之后,我在上课时经常会有一些“突然”的联想。提到魁阁学者,我情不自禁会想到在话剧里的一些情景,会想到学者们的席明纳(seminar),会想到费老暮年和许烺光、陶云逵的隔空对话。上课时,有老师提到许烺光先生做过中美国民性格的研究,我脑中忽然闪过魁阁讨论时,“老许”一步跨向前说“那我也想好了,我的那本书,就叫《美国人与中国人》”时,神采飞扬的样子。还有一次,前一天刚刚排练完“陶费生与死”,第二天老师上课说到陶云逵先生也对物价做过研究,我的脑中忽然就闪过台词“在我搞调查的元江,猪肉要卖36元国币一斤”。如此迅捷无缝的对接,令我自己都感到惊讶。我想,要是把我们学科大师们的思想都汇成一个大话剧来演,那教学效果可能比单纯在教室上课更好。(李玥霖民族学与社会学学院费孝通妻子扮演者)

联系电话:087165033914  邮箱:lijing@ynu.edu.cn  
本网站刊登的信息均为云南大学版权所有  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技术支持:华文网报 京ICP备12019430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