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关键词
范围
从北京到昆明
作者:蒙树宏

  1953年,我奉调来昆。
  当时,我在北大读研究生,尚未毕业。但,早在9月9日,老师就说我可能被调走。10月13日,校人事室开了介绍信,嘱下午即去高教部办有关手续。11月4日,我离开学校。6日8时,乘火车离京,开始了漫长而辛劳的旅程。7日13时左右,到达汉口车站。当时,武汉无跨江大桥,车无法过江。无奈,宿于武昌九龙旅馆。这是家简陋得出奇的小店,不能沭浴,没有卫生间,且二人房只有一个败絮枕头,于日记中发泄了牢骚。11月8日离武昌,9日20时许,抵柳州,耽搁一晚后启程。10日18时到金城江。这里,前方已无铁路,需等换乘汽车。金城江的旅馆虽简陋,但还算得清洁。一直等到13日才买到票。广西是山国,桂西更是山国中之山国。汽车盘绕登山,又急速下山,忽上忽下,几无平路。夜宿六寨。14日,寐于贵定。15日,经汽车在弯曲而陡峻的山道上一路摇晃后,达贵阳。同乘中,有一位昆明荣军学校的同志出面与汽车商商谈乘车一事。17日10时许,车发贵阳,夜宿关岭县。路经黄果树时,司机应要求放慢速度,以让大家一览壮观景象:三股瀑布自高崖冲下,气势雄浑,击起潭水,雾气弥漫,甚美。18日,路况、车况都不好,又盘旋地过24拐。走走停停,老牛破车地又是一日。19日,到沾益。幸好同车的人已相互熟悉,找了些谈资。沾益卫生条件不容乐观,餐馆不时有苍蝇嗡嗡飞落。此景不免让人想起《诗经·齐风·鸡鸣》中“匪鸡则鸣,苍蝇之声”之句。20日,转乘火车后终到昆明塘子巷车站。
  此次从京至昆,共历时15日,颇多颠簸。此间,在武汉过轮渡一次,并分六段乘坐了火车和汽车(火车乘了四段,均为硬座,有一段还是窄轨;汽车两段,有时还只能坐在自己的箱子或行李卷上)。当时长途旅程之艰难可想而知。
  现在从北京到昆明,已很是省事。乘飞机,3小时左右;搭火车,有空调之直达特快,46小时左右即可到达。无论何种方式,均省却途中很多折腾。如今行在路上,处处沃野,景色秀丽,加之人际关系和谐,真是心情舒畅。忆旧况而观新颜,不禁感慨万千,我是由衷地为祖国前进的如此坚实而欢欣又自豪。
  1953年至今,晃眼半世纪有余。到昆,是我参加工作之始。彼时,难料想前方是羊肠小道,康庄大道亦或是荆棘窄途?思量之后,我惟只能学鲁迅《野草·过客》中老翁的精神,两眼注视着前方又兼顾着脚下,一步一步地前行,如此。现在,我早已退居二线。过往之事,也总是浮于脑际。故简记之。
  (作者系我校中文系退休教授)
联系电话:087165033914  邮箱:lijing@ynu.edu.cn  
本网站刊登的信息均为云南大学版权所有  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技术支持:华文网报 京ICP备12019430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