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关键词
范围
《赵力中绘画与思想》序
作者:曹 鹏






  编者按:艺术之美犹如人格之美,内里含蓄,外部则闪耀夺目。赵力中先生是我校文化产业研究院教授、中国实力派油画家、中国国家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画家,还身兼云南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昆明市美术家协会主席等职,在我国美术界广受赞誉,颇具影响。他德艺相符,实誉互衬,扎实的美术修养与娴熟的笔法造诣,加之质朴厚重的画风让其在笔墨间游刃自如,构造起一番番壮美的灵奇。本文作者曹鹏先生亦美术圈中知名人士,当年与赵力中教授初识,便因彼此对艺术的共鸣而结下深厚友谊。适逢赵力中教授出版 《赵力中绘画与思想》“历史画创作”、“黑白插图·连环画”两册画卷,曹先生欣然命笔,为其作序。他透彻而专业的分析直抵作品之精髓,有情有思,美在字里行间。现本报刊发该序言,与诸读者共赏。
  艺术成就取决于天时地利人和古今中外凡成就大事业者,无一不是天时地利人和的结果,认真分析其成功原因,都有其必然性,而绝非靠的是偶然性。艺术创作也不例外。画家赵力中先生能取得今天的成就,既有天时,又有地利,更有人和。
  头衔与实力 实至名归国情与世风决定了中国美术界如今头衔大幅度贬值。对于画家来说,在实力很强但是没有头衔与头衔很响亮而实不相符之间,如果两者选一,大部分人选择的是后者,这也很正常,因为有了头衔就有了名气、地位与身价以及收入———在现今的畸型艺术市场中,画价与成交额竟然与画家实力并不正相关!当然,从长远看,画家的实力却是比头衔要重要得多的关键所在。因此,头衔大于实力,只能是急功近利而不会有未来;实力大于头衔,则虽然一时吃亏,但是最后还是会得到更好的回报。只有为数不多的画家,其头衔与实力是相符相称的,赵力中先生就是这样一个例子。
  我刚认识赵力中先生时,只知道他是画家,职务是云南大学教授,而且只是文化产业研究院教授,所教授的并不是绘画,而是美术理论。我是到了他的画室,才知道赵力中是一位高水平的专业画家的。记得我当时就与同时挂职的戴月明兄说过,赵力中先生真的是深藏不露,能画到这个程度,五十多了居然还没有出过一本画集!这也就是云南人的风格。在北京如今有太多的画家,连技法都没过关,年纪也不过三四十岁,就已经出版了大本大本精装画册而忽悠炒作了。
  画家是一个特别强调个人才能的专业,最终要靠单兵作战打天下。绘画艺术是个人奋斗的事业,美术专业机构或单位只是个职业或工作平台,优秀的画家在什么地方都能画出好作品,而很多美术专业机构则往往会成为南郭先生栖身图名牟利的所在。
  近来美术界喜欢把那些没有头衔与职业荣誉却画得很好的画家,称之为实力派画家,而就我所见,在这一桂冠之下,大都是处于江湖边缘地位的职业画家。叫真地说,实力如果能够成为一派的话,应当并非是不具备官方头衔与职业荣誉,而是拥有远远超过了官方头衔与职业荣誉所能代表的能力与资本。赵力中先生就是一位实力派画家———虽然他也拥有众多显赫的头衔与职业荣誉:他是云南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昆明市美术家协会主席,他的作品还被内地多个博物馆与美国、澳门等地博物馆所收藏,并多次获得国家文化部与省内重点创作任务,先后获得一系列奖项。不言而喻,赵力中是一位处于主流地位的成功画家,当然,若论成就,则他已取得的成就与未来可能达到的成就高度相比,还只是个开端,而这一开端即已超越了时流,赵力中的创作成果表明了一个优秀的科班出身的专业画家经过多年的努力进入了收获季节,正在向大师的目标迈进。
  代表一个时代的画家中国当代史是由一系列跳越、剧变而各个不同的年代组成的,因此,当代人的年龄与求学、入伍以及参加工作乃至迁居调动的具体时间阶段,往往就能反映说明其素质、能力甚至人品、境界与人生观、事业观乃至生活方式。所以,我曾经提出过一个观点,那就是要把当代中国人放在年代的坐标里来评价考量,才是最为科学的方法。中国传统上把三十年称为一世(《论语》“三十年曰世”),西方人把十年划为一代,然而在中国从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开始,却可以按照历次运动来划分人的社会群体,如“右派”、“造反派”、“知青”。
  赵力中1977年考入云南艺术学院美术系,是所谓“新三届”,也即恢复高考后毕业的头三届大学生。近来社会有识之士已形成共识,八九十年代的社会中坚力量是文化大革命前的“老三届”,而二十一世纪开始,历史的接力棒已传到文化大革命后的“新三届”手中。
  由于七七级与七八级都是在1982年毕业的,因此,事实上合并为一届,今天老三届(按1966年最年幼者十五六岁计算现在也都60岁了)基本整体都已经步入退休阶段,社会的中流砥柱与各领域的栋梁,基本上都是“新三届”。“老三届”与“新三届”的共同之处就是学风认真扎实,所受教育是正统而高质量的,接近于精英教育,绝非教育产业化与应试化之后的学生可同日而语的。这正像高校扩招后的大学生与研究生,水平与扩招前的有天壤之别一样。由于文化大革命造成的十年浩劫,“新三届”大都有久旱逢甘霖、劫后重生的感觉,对知识与文化的学习机会,更为珍惜,也更为勤奋,所以,“新三届”较之“老三届”在成就上总体而言更为可观。
  赵力中作为“新三届”的代表画家之一,在艺术事业与社会责任上都起到承前启后的作用,经过特殊年代的磨砺与锻炼,积累了更多的力量与能量,能够兼顾传统与创新,既有坚实的传统美术修养与造诣,而又能具备与时俱进的艺术观念,在技法与风格上皆臻成熟。他的创作道路与艺术追求,不止具有个体的意义,更是一代画家的集中反映。有大画,才有大画家从五四新文化运动以后,中国美术开始进入了西学东渐时代,至今尚未彻底解决“中国画的方向是什么”这个大问题。早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从林风眠开始,以徐悲鸿的影响为最大,中国美术界都在寻求中国绘画现代化的解决方案,既有全盘西化的主张,也有“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理论,提倡“油画中国化”。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以来,受西方当代艺术的冲击,中国画家的前卫、实验艺术也风起云涌,直接一步到位走向了“未来”,这样一来,中国美术就显得格外光怪陆离,花哨浮燥。
  赵力中对中国与西方的美术史、著名画家、代表作品,无论是传统还是新潮,都有着广泛而深入的了解与研究,他的作品表现出了始终如一的沉着与稳定,他坚定地一步一个脚印地走向自己的目标:用一幅又一幅的大画,记录中国历史重大事件与杰出人物。(当然,善于画大画不等于不画小画,他的风景写生小品,以及静物、肖像、黑白插图、连环画都极精美,而且面貌类型多样,显示出宽广的艺术表现力与娴熟高超的技法。)他相信,世界上不存在不画大画的大画家,要成为大画家,就必须得创作大画。传统中国画的最大局限或不足,便是大画太少。中国现当代画家,同样仍然有不少并没有大画传世的“大画家”。
  要创作大画,就不能速成,就要厚积薄发。这既体现在画家要用相当长的时间学习掌握技法,同时读书思考,提高文化与思想水平,达到能够驾驭大画的高度,又体现在每幅大画都要进行长期的认真准备,要收集大量资料,进行相应的研究分析,对题材进行推敲、提炼,对素材进行寻找发掘与选择。
  赵力中是新中国成立六十周年文化部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入选画家,也是云南省唯一一位参加建国以来首次由政府出资百万巨额订单的主题创作画家,他的描写滇缅抗战的巨作,带有史诗般的恢宏气势,歌颂了正义之师的英雄主义精神。事实上,有一点背景知识对理解这幅画至为重要,那便是画家赵力中的父亲原为国民党空军,参加过抗战。作为保家卫国的军人后代,赵力中所选择的题材不仅仅是因为他是云南画家这一“地利”,还因为有家庭渊源“人和”的关系———他所画的既是对一支威武之师的礼赞,也有对父辈的崇敬与热爱。这种感情最真挚、最有力量,因此,他画出的作品也就不是空洞的图解宣传画。早些年为美国航空军事博物馆所收藏的油画《驼峰飞行》,同样也凝聚着赵力中对父亲的纪念之情。可以说,赵力中的历史题材创作,深深扎根于个人家族历史,有家有国,所以扎实、生动、深沉。
  他在云南大学会泽院大厅里的巨幅油画《创业东陆》成为云南大学的一个极具特点的文化形象,以我个人为例,就有不止一次在陪同外地客人游览美丽的云南大学校园时,专程请来宾观摩这幅作品,有一图胜万言的效果。
  由于他对滇西抗战这段历史的熟悉与了解,包括香港凤凰卫视在内的多家电视台都曾请赵力中作为专家学者在节目中出镜。不是每一个画家,都能做到这一点。近来提倡学者型画家,而赵力中教授则是不折不扣的学者、画家,完全可以去掉一个“型”字。
  画家当然首先要精通绘画,要能画好画。但是仅仅精通绘画,仅仅能画好画,还远远够不上是大画家。大画家要能为时代立言,为民族写真,要懂得历史,懂得社会。
  2008年10月我参加中组部“博士服务团”挂职任云南省国有资产管理委员会副主任,到昆明不久就结识了画家赵力中先生,两年的时间里,他曾来我的挂云居做客,我几次去他在云南大学校园里的画室拜访(这也是我所见过的景观与环境最美的大学校园画室),还一同出游乡野,还不时有机会聚会聊天,相处很融洽,一起度过了很多美好的时光。说实话,他并没有把我当成一个政府官员来对待,而我也只是以一个从事美术理论与批评的学者身份和画家交往。
  他的作品我看了不少,特别是这两年他创作的几幅鸿篇巨制,基本上从草稿到小样,再到开始正式创作,直至完成,我目睹了全过程,而且蒙他认真讲解创作背景与构思设想,以及对画作得失的自我评价。我与赵力中教授在一起,从来没有正式采访的状态,也没有什么特定的写些什么的功利目的,因为在挂职期间,我的工作与报刊以及美术评论风马牛不相及,我们只是作为随缘结交的朋友,彼此有共同的语言,有相似的兴趣爱好,“乐莫乐兮新相知”,轻松、随便,所以,反而交流得更深入、更充分。我曾赠送在创办并主编《中国书画》杂志期间所著《大师谈艺录》给赵力中老师,后来他告诉我,他在画室作画时,夫人在一旁为他念书里的内容。《大师谈艺录》出版后获得了全国图书奖与广东省出版物奖两个官方奖,但是,对我而言,更珍惜这种来自读者用行动而非语言表达的赞许与肯定。这里讲这个细节,并不是为拙著作广告,而是想说明赵力中教授的好学与勤奋,虽下愚如鄙人的旧作,也如此认真对待,其他前贤名著可想而知。
  最近一次重返昆明,又见到了赵力中先生,他邀我到画室看画聊天,在翠湖边上的园林餐馆吃饭时,告诉我马上要出一本画集,希望我能写篇序言,而且时间很急,一周之内便要交卷。我虽不才,自知无力担此重任,但是既蒙错爱,责无旁贷,又想自己曾力劝尽早出版画集,毕竟对赵力中先生其画其人还略有浅见一得,所以便不揣浅陋,勉力急就草成,尽管时间紧张而下笔竟不能自休,还望方家多多赐教!
  (作者为美术评论家、美术报刊出版家,华南理工大学、河北大学教授)
联系电话:087165033914  邮箱:lijing@ynu.edu.cn  
本网站刊登的信息均为云南大学版权所有  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技术支持:华文网报 京ICP备12019430号-6